樱桃app软件好

By in 未分类 on 2021年6月28日

..co,最快更新校园能王牌少女最新章节!

里面,是一间大约200平米的武器库,一排排铁制的架子上放满了各式的枪。各国制造的,小型大型的都有。

顾安西拿起一把握着,对着对面瞄准,砰地一声一面墙壁穿过。

她放下了枪,看着阮姨。

阮姨幽幽地开口:“前几天我收拾家里时无意中发现的,安西,老贺老底是什么身份?”

顾安西没有法子回答她,因为真相往往太残忍。

阮姨又轻声开口:“安西不说我也猜到了。我只是没有想到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,竟然是那样一个身份,也难怪这样处置他,不然这条命王先生怕也是容不下的,还有他那对儿女……”

阮姨的眼里有泪光,顾安西很是不忍心,上前抱了抱她。

阮姨毕竟还是见过风浪的,稳定了情绪才又说:“也没有什么,现在已经是这样了,他想折腾也折腾不出什么了,只是安西,这些年对不住了。”

顾安西心里也有些难过,很轻地开口:“阮姨,这和没有关系。”

阮姨很是伤感:“虽然说和我和没有关系,但是安西,这些年我总是他的枕边人,他干下这些事情,我竟然是一无所知的。”

顾安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她觉得自己做对了,但是看着阮姨清瘦不少,又有些恍惚的样子,又觉得自己是错了……

薄荷味的小猫妹子

阮姨收拾了一下心情,淡淡一笑:“安西,我准备带老贺回老家去,那里清静。”

顾安西喃喃地说:“可是北城的医疗会好一些啊。”

她顿了一下:“也不是……完没有办法治的。”

阮姨摇了摇头,声音略沧凉:“安西,我知道留了后路给他,可是真的不必了,他这些年做下的事情就用下半生来偿还吧,其实他这样也很好,不怨不怪,没有那么多的玉望,就不会觉得不甘心不公……真的挺好。”

顾安西看看薄小叔。

薄熙尘拍拍她的肩,微笑:“阮姨这样决定了,一定有她的道理。”

顾安西哦了一声,垂了眸子。

后来,阮姨带着他们去看了贺老。

贺老还是老样子,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,不说话也不认人,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顾安西有些心痛。

这间书房,在她小时候就过来了,贺老教她画画,甚至带她去各种各样的补习班,于她而言,贺老是除了顾云天外父亲一样的存在,可是他现在却因为自己变成这样了,到了最后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做那些,是意难平还是天生的野心。

“不重要了。”薄熙尘开口。

顾安西恍过神来,发现自己已经坐在车上。她眨了下眼睛,轻声说:“小叔,回去了?”

“嗯。”薄熙尘抬了抬下巴:“傻了?”

他又笑:‘还扛了几支最新型的冲击枪回来,现在就放在后备箱里,要看看吗?’

顾安西啊了一声:“我真拿了?”

“神游呢?”他捏她的小脸蛋:“还说过两天都搬走。”

她有些不好意思:“哦,我好像是不太记得了。”

他深深看她一眼:“在想什么呢?”

顾安西仰着头,眼里有些迷茫,“我没有想什么,就是什么也不想想,想睡觉。”

薄熙尘轻叹一声,发动车子。

车子在黑夜里行驶,一直回到思园车停下她才醒了,迷糊地叫了一声小叔。

薄熙尘不发一言解开安带,轻轻把她抱出车子。

“小叔?”她搂着他的脖子,小声地叫他。

薄熙尘明显就有些心不在焉,唔了一声,又低头亲亲她的额头。

再然后,回了兰室……

顾安西觉得他今天很不对劲,她搂着他,软着嗓子叫他,薄小叔仍是心不在焉的,但是该怎么样的也没有落下……

清早,顾安西被拍醒,她嘀咕一声感觉还没有睡一会儿。

“小叔。”她翻个身:“让我再睡一会儿。”

“一会儿要去林桦那里了。”薄熙尘轻拍了她一下,自己跳下去:“我先刷牙洗脸,再给五分钟。”

顾安西转过来,小脸搁在枕头上看着薄小叔的背影。

真好看啊,她心里叹息。

又趴了一会儿,这才挣扎着起床。

一起吃早餐,薄夫人喜气洋洋,就和自家办喜事一样,又亲自地去拿了一套首饰让带上,是她特意地订制了一套粉钻,亮晶晶的很可爱。

坐车上时,顾安西侧头:“小叔,后面的枪还在哦,会不会不好?今天老哥哥的喜事儿,有些犯冲。”

薄熙尘看看时间,“可能来不及了。”

顾安西可惜了一声:“行,小叔小心一点儿别被人发现就好了。”

这真的是,后备箱里十来把冲击枪去参加老哥哥的婚礼,要是被查出来那真的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薄熙尘笑笑,伸手按了一个按钮,顾安西只听得一声细微的声音。

“小叔,这是什么?”

“一种新型材料,安检查不出来。”他含笑开口。

顾安西哇地一声:“这么先进啊?”

他仍是含笑,“唔,我去国外也是这样的,不然怎么办,双手和别人子弹对抗?”

顾安西歪着头想了一下,决定后面把材料弄过来研究一下,看看能不能做出同款机器人什么的。

薄小叔笑笑,开车。

车子停到一处高端婚仪公司,今天自然是清场的,而且层层守卫很严格。

薄熙尘的车开进去一共安检了四次,最后一关是陈明把关的,就算是熟悉的,陈明还是亲自地查验,不光过机器检查,还亲自上车搜。

陈明一边干活一边就说:“不好意思薄教授,例行公事。”

“理解。”薄小叔下车,抽了支烟,等着陈明。

陈明一个人在忙活,忙完了车里又打开后备箱,在掀开看后,眼睛睁好大。

随后看向薄熙尘,压低声音:“好家伙,这些东西哪来的?我那里都没有这样的好货。精准射击,穿三堵墙壁都没有问题,把这玩意儿带到王先生的婚礼上?”

薄熙尘笑笑:“昨晚去贺老那里带回来的,忘了放家里了。”

陈明的目光就有些古怪——

忘了,那他们是有多急啊?